2015年5月8日 星期五

亞里叭叭:MG獨家越洋專訪(下)



        對於DM迷來說,基本上,MG一直都有創作不少純音樂作品於DM專輯及細碟背面,當中不乏DM迷的至愛如《Little 15》背面的《St. Jarna》,一首極唯美憂傷的小品,另外如《Nothing To Fear》及《Painkiller》等,都是個人至愛之一;然而,今回《MG》有一首《Islet》亦令人想起早期DM一些舊作如《Any Second Now》及《Oberkorn》之類的anaolgue同系迴響,如今回看這些DM舊作,MG又有何感覺?

    「是的,你這樣提到令我有感而發,有趣是正因為好多人其實不太意會在DM的歷史裡,純音樂作品亦佔不少部份,當我回看這些純音樂時,當中有好多都是自己喜愛的,雖則不是DM的重要主打,總有感它們常被大家低估及忽略。我亦十分喜歡由DJ Shadow負責混音的《Painkiller》版本,很棒!」」

        當下DM已全面變成一隊Stadium Rock Band,風格亦轉化Electronic Blues Rock為主,有見於VCMGMG兩張專輯回歸純電音懷抱,作為DM死忠樂迷而言,實在亦期待DM同樣於日後有機會返回純電音世界,MG意下如何?

    「目前我們對於下一張專輯仍未有明確定向,事實是,之前我們亦曾有共識想製作一張純電音DM專輯,不過,我們亦想同時保持有結他元素的樂隊形式,無疑,我從來都非常鍾情於電音創作,而演唱會上,我亦愛玩電結他,相對於躲在鍵琴後明顯較興奮多一點,也可以跟觀眾近距離眼神接觸及互動交流。」


        說回《MG》創作方面,一般來說,你是如何由零開始去作曲?會否花上好多時間在尋找獨特的電音聲源?

    「對的,我通常都是由一些不同的Eurorack Modulars 邊玩邊創作始動,直至出現一些有趣的啟發靈感湧現,大部份作品創作之源,主要來自這些Eurorack Modulars。」

        最近,Vince Clarke剛推出自己首套名為《Clarke Circuits》的Eurorack Modules,你有試玩過嗎?你又有否想過推出屬於自己設計的電音樂器?

    「我仍未有機會試玩過,不過,我知道應該跟我自己喜歡的Eurorack Modules類型很近似,所以沒打算買吧!哈哈!而我亦沒打算推出自己的Eurorack Modules系列,卻對Vince此舉感到意料之外,畢竟我並不是一個很會D.I.Y.的電子專才,如是者,可能只會提供自己的想法,再需假借外求找專人才可成事吧!」

        當下的電音風氣已跟以前大不同,一部iPad都可以擁有大量復刻版apps來玩電音,亦知道MG近年對minimal techno情有獨鍾,如Andy StottFaith In Stranger》是你去年至愛之一,MG對時下的電音熱潮有何看法?

    「沒錯,目前市場上有多不勝數的電音作品,可是大部份都屬垃圾出品,哈哈!其實每一種音樂風格都有同樣問題,我們都要從中盡量去認知尋找甚麼是有好質素的;是的,相對於舊時代,現在玩電音是比較方便,人人都可以好容易創作自己的電音作品,由創作、製作到發表,都變得相當簡易,然而,另一方面來看,同時卻有感好多作品都欠缺高品質操控的陋習,導致全世界充斥大量劣質音樂成品。」


        DM曾先後於1983年及1994年兩度來港舉行演唱會,MG對於香港最深刻印象是甚麼?

    「對我來說,最好笑的香港回憶是1983年初到貴境,到達機場後,那位接管我們的本地工作人員,向我們表示一切已準備就緒,並帶領我們離開機場之時,機場大堂卻原來已有大批樂迷在等候著,而他竟一直都沒有向我們作出事前通知,令我們一時手足無措,場面相當混亂。」

        無疑,DM演唱會上MGacoustic solo演唱部份,每次都帶給DM迷好多難忘驚喜,正如早前《Delta MachineTour出現的《But Not Tonight》鋼琴伴唱版,人聽人愛,MG又有否計劃過推出一張DM acoustic album

    「哈哈!此刻仍未有此計劃,或許我會想跟Susan Boyle合作一張Duet Album也說不定,哈哈!當然是說笑吧!」

        由1989年首張《Counterfeit EP》到2003年《Counterfeit 2》,再到今次2015年《MG》,幾乎差不多相隔十二、三年才得到一張MG個人專輯,下一張會否又要大家再等十年八載?

    「我倒懷疑是的,哈哈!不過你也要知道上兩張DM專輯之間,亦曾與Vince合作VCMG,經過《VCMG》及《MG》後,或許日後的空檔期間,我想我會有更多創作靈感及好好利用吧。」


        自1994年《Songs Of Faith and DevotionExotic Tour後,DM再沒有來港演出,甚至這廿年來,DM的世界巡迴似乎已放棄了整個亞洲站,到底發生了甚麼問題?

    「自1994年後,我們亦同樣沒再踏足澳洲及日本等地,主要原因是之前我們於亞洲舉行的全屬比較小型一點的製作模式,而我們卻傾向想以一個足本製作規模,始終我們長途跋涉來到,也想以一個最完整的足本製作來舉行演唱會,不幸地,我們似乎於亞洲區仍未算極之受歡迎!」

        這個當然不是,香港仍舊有好多DM迷期待你們再度來港演出,你應當要知道!

    「那麼,你們要再多買DM的唱片吧!哈哈!」

        整個訪問過程既輕鬆又緊張,MG依舊保持一貫親善幽默作風,言談間不時聽到他真情流露的笑聲,從好些問題內容中,亦被他識穿我是不折不扣的DM迷身份,多謝MG

 (此為足本加長版, 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@5/5/2015)

亞里叭叭 : MG獨家越洋專訪(上)



        記憶中,自己有幸曾先後兩度跟Depeche Mode做越洋電話訪問,可惜,兩次都只被獲派Andy Fletcher做代言人,需知道,AFDM三位元老主將中,最少參予音樂創作的一員,只是DM的理財事務專員;上星期,忽然接到唱片公司來電,知道有機會跟創作靈魂Martin L.Gore做專訪,得償所願的興奮莫名,非筆墨難以形容。碰巧《MG》正式發行日期正跟自己的生日同日,MG亦好友善地跟我說:Happy Early Birthday! 不得了!

        自1990年《Enjoy The Silence》十二吋限量版封面初現DM的簡寫開始,我們都愛稱DM至今,然後,2012年兩位DM元老,即是早於1981年11月已離隊的第一代主將Vince Clarke與Martin L.Gore首度作二人合作,又以VCMG簡稱為名,結果,3年後的今天,Martin L.Gore發表第三張個人專輯亦沿用MG之名。


Anagloue電音大回歸

        跟上兩張改編別人的歌《Counterfeit》系列不同,《MG》是一張徹頭徹尾的純電音Instrumental專輯,到底,何解不是《Counterfeit 3》呢?

          MG直接回答:「當DM錄製《Delta Machine》之時,我寫了很多純音樂,因為Dave與我本身都為專輯寫了許多新歌,就連Deluxe Edition也沒足夠空間容納,更何況是這些純音樂作品,於是靈機一觸,不如索性再創作多些,然後推出一張純音樂專輯,這會令大家有意料之外的驚喜,因為如果今次又是《Counterfeit 3》的話,太理所當然吧!

        從唱片封面上的電音器材旋扭圖案,到MG宣傳照片頸上掛滿七彩繽紛的patch cables,與及《Europa HymnMV的動畫設計上,都強烈感到返回analogue電音世界的意識傳遞,整個概念是如何構思?

     「《MG》好明顯是一張很純粹electronic的純音樂專輯,沒有結他、真鼓、主唱,主要聲源全出自modular synthesizer,所以一切亦順理成章地度身訂造出來,無論是封面及宣傳照造型,同樣貫徹傳遞這個電音訊息。」

        提到 modular synthesizer,記得於DMSounds Of The UniverseEPK入面,MG亦透露不斷從eBay搜尋好多vintage modular synthesizer,不知道他目前仍有否擴充自己的收藏量?

        MG即時笑著回應:「我已經盡量跟自己說要停止在eBay搜尋,不過,我仍是不自覺地每日在搜獵中,事實上,除了舊古董modular synthesizer外,同時亦有好多復刻版及全新eurorack modules不斷推出,analogue電音熱潮已在復甦。」

        那麼,你有留意KORG重新推出的ARP Odyssey嗎?感覺如何?

    「我本身已有一部原裝舊版的ARP Odyssey,對它早已暸如指掌,亦沒需要再多買一部,加上我的錄音室空間已出現嚴重擠迫情況。」


太空電幻配樂

        個人而言,《MG》整體觀感像似一套Sci-Fi科幻電影原聲專輯,如《Stealth》及《Creeper》活像開場主題曲,充滿迷離及實驗味的太空化氛圍元素。

        MG亦有同感:「沒錯,當我在製作中途之時,已發現它們頗重一些Sci-Fi電影味道,而我亦很喜愛這個構思,於是,便決定餘下未完成的純音樂創作方向,亦因循同一種風格寫法,令全碟來得更有整體化。」

        另外,亦留意到《Elk》一曲,聽後感亦跟《Delta Machine》由你主唱的《 The Child Inside》一脈相承,此曲是否屬同期創作之一?而另一首《Crowly》亦似是可以演變成有主唱旋律的DM作品,到底MG是如何界定去寫純音樂或歌曲之別?

    「對,《Elk》是《Delta Machine》的蒼海遺珠;一般來說,我創作之前已決定是純音樂,還是有主唱的,因為一首歌曲的主旋律及歌詞都是很重要的先決條件,主唱部份要夠強烈突出,反而純音樂就可以免卻這些元素。」(待續)

(原文刊於am730亞里叭叭專欄@28/4/2015)





2015年4月6日 星期一

回到1983的初夏......


  今天是2015年4月6日,回想1983年的今天,正是DM來港在大專會堂舉行首個演唱會的大日子,轉眼又32年,跟大家好好想昨天一趟。

   1983年的初夏,確是好多本地DM迷最畢生難忘的青蔥印記,記得當天仍正在上學途中,剛從屋邨的報檔買下最新出爐的搖擺雙週,(那些年,每星期返學總有定期購買音樂報紙刊物的日常規律,星期二是年青人週報,星期四是青年周報,星期五則是音樂一週及搖擺雙週),就於等巴士之際,從報上見到有關DM來港演出的消息,心情興奮得想有即時逃學慶祝的霎時衝動,回到學校,立即跟當年最要好的中學「兄弟幫」分享,足足開心了一整天。

  之後,我便跟一位DM迷兼死檔同學Smith,開始為買演唱會票展開籌款企劃,向同班同學變賣一些舊物集資換購$120的門票,印象中,其中包括有一支長管汽槍;結果,再加埋一輪節衣縮食行動,終於成功各自儲得$120,事實上,八十年代初,對一個普通中學生來說,$120絕非少數目,當時買一張行貨版黑膠大碟平均約廿幾三十元,外版如日本版就要近四十元左右。


1983年的舊居睡房照片,上格床是弟弟的,下格床是我的,牆上貼著是搖擺雙週內頁對開的DM香港演唱會海報,另外,亦找到David Sylvian及Tears For Fears等在旁邊。

  是次DM演唱會同時得到不少人生的第一次,第一次買票睇外國演唱會,第一次去啟德機場,第一次去接偶像機,第一次埋身跟偶像取簽名,第一次去AC Hall......

  然後,某天放學後,專程由柴灣去到尖沙咀金馬倫道的通利琴行地舖購票,其實是可以到中環通利琴行,就只因當時搖擺雙週有報導尖沙咀通利有更佳位置選擇之故,怎料,最後還是只能買到下層較後的位置,那是 J 行 26 號位。(門票圖片已於  http://ariondmplus.blogspot.hk/2013/07/depeche-mode-10.html/ 一文登出)



  值得一提,所說的1983年尖沙咀金馬倫道通利琴行,不是指人所共知的總店位置,而是當年位於外出金馬倫道麥當勞側的地舖,即是上圖輯自《驟雨中的陽光》片段的畫面回憶,那時自己也是首度到此一會,推門進入即見到店內側邊竟是售賣黑膠唱片及盒帶,等同一間唱片店,然後直入到尾正是售票處,八十年代初的演唱會門票仍未電腦化,全是人手劃位,跟當代戲院買票同出一轍。


後來,這間金馬倫道通利琴行同一位置,亦曾變身成為Tower Music,同屬通利琴行的分支店舖,連地下合共四層,專營大量電子樂器為主 


當年沒有數碼相機/手機的日子,拍照仍是菲林時代,一筒36張好快就影完,還要是沒有即拍即看的,要待沖洒出來才知成果,當日近距離追拍DM四子之同時,亦留意到其中一位隨團工作人員穿上這件DM Tour 1982 Tee, 當然也不放過,立即把它背部拍下來。

  1983年4月5日下午,手持相機及一些DM唱片封套,與同學Smith一早去到啟德機場,並發現當時已有不少DM迷同樣在場等待他們,直至DM一行四人及工作人員出現之時,情況當然有點失控混亂,不過,雖說是亂,卻跟當下的K-pop偶像之類到訪機場的一窩蜂群情洶湧好得多,起碼沒有任何大隻佬保鑣沿途擋架,大家都好容易埋身跟DM接觸到,有趣是焦點仍以Dave Gahan及Martin Gore為主,Andy Fletcher比較少人埋身,Alan Wilder由於當時仍屬新加入階段,明顯沒太多Fans注意他。

  結果,我們亦成功在場得到人生中首個Dave Gahan親筆簽名,一個是簽於自己的See You 12"封面上,另一個是同學Smith自製的DM剪報冊封面上(我亦儲了共3本八十年代初的DM剪報冊,是利用一本本Sketch Book,將本地及海外音樂刊物有關DM的剪報結集而成)


攝於1983年4月5日的油麻地渡輪上,由九龍城到北角碼頭行程中,即時為我們的簽名戰利品拍照留念,我手上拿著是自己當年最喜愛的一件外衣,背部的DM燙畫圖案是於太古城一間燙畫店買後再即場燙成。

Bonus Track :


當年梁安琪訪問DM的電台宣傳原聲錄音,可聽到Dave Gahan及Martin Gore仍屬嫩口的聲音,源自商台CR2的“100% Rock純搖擺”節目。







  


  

  




  






2013年9月26日 星期四

"See You" 83 的電台回憶


   回想八十年代初,沒有Internet的大時代,要去聽及認識更多外國流行音樂世界,實非易事,幸好當年的本地電台電視尚算有不少以外國音樂為主導的音樂節目,其中自己就曾每星期定時定候追聽梁安琪的電台節目,好像《純搖擺》及《100%Rock》等,好記得當時有好多英倫新音樂都是由此認識,當中包括有The Smiths〈This Charming Man〉、Zaine Griff《Figures》、又或Spandau Ballet〈Communication〉…全屬首度於其音樂節目邂逅而愛上。

  當然,自己亦特別留意當時電台節目播放Depeche Mode歌曲,也總愛常備卡式帶隨時錄音留念,如今事隔30年再重聽,仿如跌入時光機一樣,愈聽愈有味,好想真的可以回到八十,再一次共度這段美好的聽歌好時光。

  今次率先找來1983年梁安琪節目的點唱環節,播出DM〈See You〉之餘,也是同年由Hong Kong Records推出的《Reno's II More Romance》特約廣告時間,可聽到梁安琪臨尾Tag了一句經典宣傳slogan「帶領潮流,創造明天」。

        或者,對於好多本地年輕DM迷來說,肯定從未如此聽過電台播放〈See You〉也說不定,你對上一次聽到本地電台節目播〈See You〉又係幾時?



2013年9月19日 星期四

Depeche Mode : 滴柏之藍 5.0



  「在另一個孤獨的宇宙裡,我們一個一個躺下來,沒有人再受傷害,沒有人再被詛咒,沒有人再需要逃避;所有東西都近乎完美而正確,這裡再沒有任何衝突分歧,永遠再沒有紛爭發生。」

  這是《Sounds Of The Universe》內,個人至愛〈Perfect〉歌詞內容,到底那個「孤獨的宇宙」是甚麼?4年後,DM為大家帶來終極答案,原來就是〈Heaven〉,延伸唱出「我會化為塵垢,我會跳入虛無空間,我會引領世界,直達天堂…」,MV靈感是取自《生命樹》電影,或許,也同時顯現DM三元老的更年期心境轉化,畢竟他們剛已先後步入半百人生交叉點。



  作為DM迷,絕對喜見第13張專輯《Delta Machine》最終面世,只因上回SOTU》宣傳時,Dave Gahan不少專訪曾透露自己身心負荷問題之故,暗示DM可能不會再作巡迴,甚至有可能不再出碟的意興闌珊論調,事實上,SOTUTour期間Dave確曾患病需做手術,而被迫取消多場演出行程;試問,當去年1023日,他們一行三人於巴黎發布會上,宣告2013年的新碟及世界巡迴消息,怎不能再向他們熱烈喝采!

  其實,《Delta Machine》專輯樂風的所聽所聞,同是集結這4年來各自音樂歷程的有跡可尋,首先,2011DM第二張混音合輯《Remixes 2 81-11》,Vince Clarke首度粉墨登場為〈Behind The Wheel〉呈獻全新Remix版本已成一時佳話,然後,Vince亦禮尚往來地向Martin Gore提出合作企劃,以VCMG名義推出《Ssss》電音跳舞專輯;至於Dave則跟英國Down Tempo二人組Soulsavers合作,為《The Light The Dead See》負責全碟歌詞及主唱,再深化其Blues/Gospel唱腔技巧,於是,當DM開始製作《Delta Machine》之時,DaveMartin似乎得到比以前更前所未見的互動默契,據Martin表示,今次早於聽Demo最初期階段,他們已出奇地得到音樂取向上的一致共識,且是此三十幾年來罕有的第一次。

以下是我對《Delta Machine》的初回碟評@AV magazine (27-3-2013)
  
  『請不要再稱DMSynth-Pop組合,他們早已轉玩電子Blues Rock,尤其近十年的全面探索,監製Ben Hillier確為DM注入新能量,聽後感是《Delta Machine》跟《Playing The Angel》及《Sounds Of The Universe》屬同根三部曲,不同是今回企圖玩得更Raw更直接,編曲上刻意不作太多DM招牌式的戲劇化層次,比以往來得更重Band Sound現場感,需花多點時間慢慢消化細賞。
  無疑,Martin Gore主導下的歌曲旋律創作遜色乏味,序曲〈Welcome To My World〉初聽絕對有無所適從之感,其他如〈Slow〉、〈Goodbye〉及〈Soft Touch/Raw Nerve〉走美式Blues Rock派變奏,有點悶悶不樂,Martin獨唱感性BalladThe Child Inside〉尚可挽留死忠Fans的心;反觀好幾首Dave Gahan作品卻來得更富感染力,〈Broken〉、〈Should Be Higher〉及〈Secret To The End〉可是全碟最有DM傳統魅韻之作,其中後者歌詞提到「Did I Disappoint You?」如果是對歌迷發問新碟是否令大家失望,如是者,之後則再唱出「The Problem Should Be You」,沒錯,畢竟DM仍是努力向前領行,樂迷步伐是否繼續認同追隨已不成問題,整體水準來說,個人較喜歡上兩張專輯多一些,就連Anton Corbijn的唱片封面及新Logo設計如是。』




  正如之前自己於碟評所言:「此碟是需花多點時間慢慢消化細賞」,事隔一個多月後,累計聽後感亦由7.5分加至8分,畢竟對〈Welcome To My World〉及〈Slow〉兩曲始終聽不上心,卻又愈聽愈愛Dave所寫的〈Broken〉、〈Should Be Higher〉及〈Secret To The End〉,3首同屬保持DM招牌餘韻佳作,另兩曲〈Alone〉及〈My Little Pleasure〉同潛藏非凡魅力,前者營造出的末世氛圍很富電影感,跟《攻‧元2077》簡直天作之合,後者極可能是VCMGSsss》的基因變種,Martinminimal techno的電音布局顯而易見。細心留意的話,更發覺跟上兩張發行不同之處,是《Delta Machine》沒有推出5.1 SACDDVD版本,不知是新唱片公司關係,還是忠於玩Raw玩原音的創作方針。

  目前,DM已正式展開《The Delta Machine Tour》之旅,早前網上流傳一幅DM相片,見到他們舉起一塊寫上「是次Tour不會再玩1986年之前的舊曲!」,不知是真是假,只知這部源自英國Basildon的三角洲機器,依然愈戰愈強,繼續世界通行,仍記得7年前自己在看《Touring The AngelDVD時,當看到DaveMartin這對Soul Brother合唱最後一曲〈Goodnight Lovers〉時,不禁為他們流出眼淚,他倆就好比U2BonoThe Edge,甚至是DM迷心目中的Lennon & McCartney(未完.....)




Bonus Track : 以下是自己去年對Soulsavers《The Light The Dead See》的短評


      初認識這個英國二人Down Tempo電音組合Soulsavers,始於2003年首張專輯《Tough Guys Dont Dance》,全因被他們極重電影配樂氛圍的Trip Hop式電音吸引,其中至愛一曲〈San Quentin Blues〉更是一聽入心,一直以來,他們只玩音樂,主唱部份都需要假借外求,直至2009年被Depeche Mode誠邀擔任巡迴演唱Supporting Act,同年他們剛推出第三張專輯《Broken》,曲風混入大量Blues/Gospel味的暗黑元素,跟DM不謀而合之餘,也促成一趟不思議的合作企劃,就是引來DM主音歌手Dave Gahan全程參予他們下一張新碟的歌詞及主唱部份,如今這張《The Light The Dead See》終告面世,有可能是Soulsavers出道以來最受矚目之作。
      初聽完一遍,有如在聽一張「走了電」的DM新專輯,同樣暗黑低調、懾人非常,經過上張 《Broken》愈玩愈Band Sound之後,Soulsavers今回完全似為Dave Gahan的歌唱風格度身訂造,盡情發揮其愈趨成熟又感性的Blues/Gospel腔調,騷靈魅韻貫徹到底,序曲純音樂〈La Ribera Edit〉媲美Ennio Morricone的意式西部憂怨配樂變奏,好有一種史詩式氣派,然後順勢引入〈In The Morning〉絃樂佈局,張力十足,其他如〈Gone Too Far〉、〈Bitterman〉、〈Take〉…等,可找到不少 Martin Gore曲式影子之餘,整體表現甚至比Dave Gahan兩張個人專輯好聽得多。

2013年9月5日 星期四

Depeche Mode : 滴柏之藍 4.0



            Celebrate The Fact, That We’ve Seen The Back, Of Another Black Day…..

  這是1986年〈Stripped12Single的一首Bonus TrackBlack Day〉,取材自當年推出的《Black Celebration》專輯同名主題變奏版,值得留意是此曲由Martin GoreAlan WilderDaniel Miller合寫而成,也是Mute老闆Daniel Miller唯一一首參予DM作曲之作,亦是繼1983年〈Love In Itself.4〉後,再一次嘗試玩即興Acoustic,今回則以濃濃的藍調口琴吹奏為主,又是DM最早期「電音藍」的預告,事實上,不少八十年代DM細碟B-side單曲等同一首首不同試驗品,經常令Fans有意外驚喜。



  經過《Ultra》及《Exciter》兩碟的製作體驗,DM亦有感不要再找來一些受他們影響薰陶的電音人做監製,Martin Gore曾表示由於Tim SimenonMark Bell形同跟自己偶像合作之故,反導致創作上欠缺更進一步的新突破效果,故此,2005年《Playing The Angel》便嘗試物色電音界以外的唱片監製人選,結果就跟近十年最優秀的英國唱片監製之一Ben Hillier有緣遇上,此君一直擅長於新一代搖擺Band Sound監製及混音見稱,如BlurThe EditorsThe HorrorsElbowDoves等,在Ben Hillier的履歷表上,DM絕對是年資最長的殿堂級前輩;另外,再加上2003年除了Martin推出第二張翻唱合輯《Counterfeit 2》外,Dave Gahan亦發表其出道以來首張個人專輯《Paper Monsters》,一切都似為DM是次回歸帶來全新局面的預告。

  《Playing The Angel》滲出陣陣粗糙而糜爛質感的電音搖擺味道,那份獨特的骯髒聲魅,跟《Exciter》的感性細膩大不同,Dave聲線演繹上亦來得成熟自信,個人專輯《Paper Monsters》是特效強心劑之餘,更大突破,是Dave首度出現於DM專輯的作曲位置,當然亦多得Christian EignerAndrew Phillpott二人共同創作,其中〈Suffer Well〉成為細碟之選外,更獲提名是屆格林美「最佳跳舞歌曲」,奠定Dave晉身唱作人的認受性;個人而言,則至愛碟末〈The Darkest Star〉一曲,很末世沉重氛圍的電影配樂感,如置身迷失暗黑空間的愁緒張力,編曲布局一氣呵成,透過SACD版本的5.1環迴聲效全包圍,如跟宇宙暗星的第三類接觸感官體驗,DM終於找對了Ben Hillier這位可持續合作夥伴,一拍即合至今。



  2009年《Sounds Of The Universe》,聽後感形Playing The Angel續集一樣之餘,據知,整個製作過程期間,Martin不斷從eBay買入大量懷舊古董電子樂器,邊買邊玩邊錄音,整體比Playing The Angel出現更多古靈精怪的電音聲效,細碟〈Wrong〉更是DM近十年最型格盛讚的好歌,一氣呵成的懾人張力,全曲近乎只由一段Verse由頭唱到尾,沒有任何Chorus變奏,從Looping中不斷建構不可逆轉的循環漩渦,愈聽愈入迷入局,其中由丹麥電音高手Trentemoller負責的混音版本更是不可多得的完美推介。

  DaveMartin明顯將Playing The Angel找到的電音藍調新配方再發揚光大,就連唱片公司亦為此專輯玩破格,帶來DM出道28年來的首個Deluxe Edition Box特別版,好比一個宇宙大盒,3CDDVD,兩本84頁硬皮封面圖文集,海報/襟章/postcards還有一張附有獨立編號及3位元老簽名的証書,全部企理整齊地放於一個28cmX28cm的四方黑色硬盒內,絕對成為fans們的頭號豪華珍藏品。(待續)